快捷搜索:  

六旬老裁缝甘富华:54载缝缝补补 裁出城市烟火气

六旬老裁缝甘富华:

54载缝缝补补 裁出城市烟火气

已经68岁的(de)老裁缝甘富华,如今仍然闲不下来。

缝补衣服、修改样式,这是(shi)老裁缝甘富华如今的(de)日常。而再往前几年、甚至几十年的(de)时光里,他(ta)做得最多的(de)是(shi)定制服装。

甘富华今年68岁,14岁开始学艺做裁缝,满打满算已经54年。依靠这门手艺,甘富华可以孝顺父母、帮衬手足,再到后来成家立业。他(ta)说,手艺是(shi)不会骗人(ren)的(de)。

裁缝,几乎是(shi)与服装同时诞生的(de)古老职业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裁缝是(shi)街头巷尾最常见的(de)身影,为人(ren)们(men)量体裁衣。在制衣和家纺高度机械化的(de)今天,裁缝也摇身一变,有了一个更时髦的(de)称呼——服装设(she)计师。但在成都的(de)街头巷尾,还是(shi)能寻见传统裁缝的(de)身影,他(ta)们(men)大多做着巧手织补的(de)活计。

在成都市郫都区,甘富华也不舍一身的(de)技艺。闲不下来的(de)他(ta),将自己的(de)裁缝铺搬进了社区。在郫都区奎星楼社区,裁缝匠甘富华正是(shi)“社区十八匠”中的(de)一员,用他(ta)的(de)手艺为社区居民提供便利。

14岁学艺

卖了两头猪换来一台缝纫机

近日,记者见到甘富华时,他(ta)同往常一样,正在社区里忙活着。68岁的(de)甘富华头发已经花白了,做针线活的(de)时候必须戴上老花镜。“这个年纪,本来应该退休了,但我(wo)又闲不下来。”甘富华说,他(ta)最舍不得的(de)还是(shi)这门手艺。

甘富华是(shi)土生土长的(de)郫都人(ren),出生在唐元镇(今划归唐昌镇),家中共有7个孩子,他(ta)排老三。在他(ta)的(de)童年记忆里,吃不饱饭是(shi)常态。“一大家子人(ren)呀,总要想办法改变命运吧。”1968年,14岁的(de)甘富华决心学一门手艺,便在人(ren)引荐下,到彭州一位老裁缝家中学艺。

一把黑色的(de)大剪刀、一把古铜色的(de)木尺,就是(shi)甘富华跟着师父学习裁缝的(de)家当。师父从最基本的(de)裁剪教起,而学习也是(shi)从模仿开始——师父边做边教,他(ta)在一旁边看边练。

“学裁缝,还是(shi)要有点天赋。”在这之前,甘富华也接触过理发,但他(ta)总提不起兴趣。在学习裁缝过程中,他(ta)却觉得游刃有余,“好(hao)看的(de)布匹经过巧手改造就能变成各种衣服,边角碎料经过缝合也能变成花书包。”这种成就感让他(ta)满足。潜心学习半年后,甘富华出师了。

回首往事,甘富华很庆幸自己坚持了下来,更感激父母的(de)支持。他(ta)清楚地记得,第一台缝纫机的(de)价格是(shi)158元,那是(shi)上世纪60年代末,为了支持他(ta)学艺,父母卖了两头猪为他(ta)买回一台蝴蝶牌缝纫机。

如今,这台缝纫机仍然陪着甘富华一起工作。在社区里的(de)小小裁缝铺,甘富华有时会给缝纫机擦拭灰尘,给零部件抹油。在日复一日的(de)“哒哒”声中,甘富华和他(ta)的(de)“老伙计”就这样见证着衣服款式的(de)日新月异,服装也从遮羞御寒来到了追赶时尚和凸显个性的(de)新阶段。不知不觉,已过了54年。

最喜欢旗袍

裁剪中见证服装领域的(de)变化

量身、选布、画线、裁剪、锁边、缝纫、钉扣、熨烙……要完成一件定制服装,经过的(de)工序不少。虽说这几年服装定制的(de)工作已经大幅减少,但甘富华说起来还是(shi)头头是(shi)道——这些流程,几乎是(shi)烙印在他(ta)的(de)脑海中。

他(ta)也记得,过去半个多世纪来,服装流行的(de)每一个款式和细节。在甘富华的(de)裁缝生涯里,他(ta)见证了我(wo)国服装领域翻天覆地的(de)变化。

“那时的(de)主色调基本都是(shi)黑、灰、蓝,款式多为衬衫工装裤,还有中山装是(shi)当时最流行的(de)。”甘富华回忆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服装款式单一,色调相对(dui)沉闷,“70年代,做条裤子挣3毛钱,做件中山装挣5毛钱。到了80年代才涨到1元钱。”甘富华也记得劳作的(de)回报。

衣服紧缺、款式单一的(de)时代在改革开放后渐成历史,“衣服料子多了,有全棉的(de)、化纤的(de)、毛呢的(de),各种质地应有尽有,颜色也是(shi)五彩缤纷。”更重要的(de)是(shi),改革开放后,甘富华也可以自己进货、挑选面料,把裁缝铺经营成了可以致富的(de)生意经。

作为裁缝匠人(ren),甘富华深深地明白,每件服装的(de)裁剪必须全情投入才能赋予其生命。为了追赶上每个阶段的(de)流行和时尚,他(ta)一直保持着学习的(de)状态,“新样式出来了就看杂志学习嘛,这个是(shi)没有捷径的(de),只能多做。”他(ta)也发现,时尚是(shi)个轮回。“这几年流行的(de)喇叭裤、健美裤和蝙蝠衫,早就流行过了!”

定制过各类服装的(de)甘富华,最喜欢的(de)还是(shi)旗袍,“让人(ren)看起来特别有气质。”他(ta)还记得,顾客中最爱定制旗袍的(de)是(shi)医生。

因为这门手艺,家里人(ren)都穿上过甘富华的(de)“独家定制”,从妻子的(de)连衣裙、儿子的(de)海魂衫,到两个孙女的(de)小衣服,“我(wo)现在还自己做裤子呢!”

从业54年

用一生沉淀一门手艺

一张一合的(de)裁剪、一针一线的(de)缝补……靠着裁缝这门手艺,甘富华一步步从农村走了出去。54载光阴,他(ta)的(de)裁缝铺从唐元的(de)乡下搬到了唐昌镇,又来到郫都城区。

2020年,原本计划退休的(de)甘富华在社区的(de)盛情邀请下,来到奎星楼社区,成为社区里的(de)“十八匠”之一。在这里,他(ta)用低廉的(de)价格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(fuwu),对(dui)80岁以上的(de)老人(ren)更是(shi)免费。

“就是(shi)闲不下来。”辛勤劳动了一辈子的(de)甘富华,对(dui)于“玩”没有什么概念。他(ta)休息时,就是(shi)简单的(de)菜市场、家“两点一线”的(de)生活,煮饭、睡觉,唯一的(de)娱乐是(shi)看电视(shi)。

平铺直叙的(de)生活,对(dui)于经历过贫穷和磨难的(de)甘富华来说,却特别珍贵。也就是(shi)靠着这一份勤劳,甘富华用双手养活了一家人(ren),在平淡中坚持了54年。

随着时代变迁,裁缝已逐渐淡出了人(ren)们(men)的(de)视(shi)线,搬进了记忆的(de)深巷。流水生产线,让量体裁衣成为老一代人(ren)的(de)回忆。但缝纫机工作的(de)声音重新响起,甘富华觉得,曾经熟悉的(de)烟火气好(hao)像又回来了。

在甘富华的(de)世界里,衣服破了可以补,生活的(de)酸甜苦辣可以慢慢品,而一门手艺则需要一生去沉淀,方能看到星河浩瀚。 【编辑:陈文韬】

邦交正常化50年,中日如何重温初心、面向未来?

“银发浪潮”席卷中国,我(wo)们(men)如何应对(dui)老龄化?

把贷款客户当“提款机”、爱马仕丝巾不敢戴……银行女高管因何落马?

【寻味中华】东乡手抓羊肉:“古风”千百年 天然抵半“鲜”

脍炙人(ren)口的(de)蓝皮鼠大脸猫,灵感来源于两个邻居家孩子?

国际乒联最新排名:樊振东、孙颖莎继续排名世界第一

《我(wo)的(de)县长父亲》引热议 作者:文章为纪念父亲

为何玩羊了个羊会上头?专家:陷入多巴胺陷阱

种植牙为什么这么贵?纳入集中采购有何新进展?

“双减”一年多,哪些习惯变了?记者多方走访

中疾控公布重庆输入性猴痘病例详情

最新工资价位表来了!哪些职业更吸金?

最后的(de)道别!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葬礼举行

马斌:中欧班列如何促进东西互通?

北村彰英:中国街舞会成为新潮流吗?

北京银保监局提示“短视(shi)频(pin)点赞赚钱”新型骗局

美国“搅浑水”危害亚太安全,中国如何破局?

中国球员武磊入围2022年金足奖男足30人(ren)候选名单

甘富华,烟火气,裁缝,师父,旗袍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33人留言! 共有:13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